• <blockquote id="e2wcs"><samp id="e2wcs"></samp></blockquote>
    <blockquote id="e2wcs"><blockquote id="e2wcs"></blockquote></blockquote>
  • <blockquote id="e2wcs"></blockquote>
    新華網 > > 正文
    2021 07/23 10:23:01
    來源:光明日報

    春風十里鄉野路

    字體:

    我聞到的是現在的風,而村里的老人,聞到的是70多年前的風。

      我是在春天的時候走進浙東寧??h岔路鎮山洋村的。這里山高林密,未通公路的時候,人們從縣城爬山越嶺到這里,起碼得三四個小時?,F在空氣里到處都是花粉的氣味,甜甜的,糯糯的,仿佛有無數無形的小手,在柔柔地撫摸你的心。

      村里一個老人說,現在是松花盛開的時候,你聞到的是松花粉香。我今年85歲了,十多歲時,聞到的松花粉味里,夾雜著硝煙的味道。那是新中國成立前夕,解放戰爭的硝煙。

      這里是我黨領導開辟的敵后革命根據地。從1947年寧海籍地下黨楊明奎來這里籌建根據地開始,先后有以洪流、火花、春雷、魯迅、頑強、鋼鐵等為代號的十多支部隊駐扎,后來被改編為“鐵流部隊”,又與四明山主力部隊“鋼鐵部隊”改編為浙東人民解放軍第四支隊,1948年10月1日紹興會稽山“靈活部隊”也加入這支部隊,駐扎在這里。

      這里田少地薄,駐扎部隊的糧食供應本就嚴重不足,還要承擔著向前方部隊供應糧食的責任。當時部隊流行一句話:寧肯自己餓肚子,也不讓前方戰士沒飯吃。于是,山野可食之物就成了駐扎部隊戰士們的重要糧食來源,其中就有松花粉。

      每當春天,山上的松花開放。趕在散花之前,當地的村民,唱著山歌,挎著竹籃,來到山上采摘松花。低矮的枝杈上,伸手可摘。人手及不到的高處,用竹竿縛一把“紗結刀”(鐮刀),輕松割下來。摘來的松花放在太陽底下曬。曬了幾天,輕輕抖動,松花上的粉,洋洋灑灑如金子一般,鋪滿了山民的屋前。

      松花粉的最佳用途,是當地山民搗麻粢時用來敷粉。金黃色的松花粉裹在麻粢的表面,色彩悅目,芳香引人食欲。

      而部隊戰士摘來的松花,都被直接制作成松花餅,用來充饑。

      在95歲時去世的老人胡全木,活著的時候經常與兒子胡家有說起部隊的故事。說得最多的就是部隊官兵與山珍的故事。

      春天的“山頭猛”,長在山地上,結果在山地下。戰士一鋤頭掏下去,一大串果子掏出來,上百顆掛在根須上,猶如花生,卻比花生小一截。學著當地山民的樣子,將它們放在溪水里洗干凈,放在石臼,輕輕一搗,石臼里便滲滿了白色的汁水,牛奶一般,一股芳香就騰了起來。將搗爛的汁水瀝出,那些果粉就用來煮羹。行軍鍋架起,舀上幾勺泉水,柴火燃起,待水沸了,放入果粉,一只長勺就不停地攪動。越攪越稠,直到攪不動,羹就熟了。炊事班的戰士就喊,開飯了,開飯了。這果羹與松花粉一樣,可以用來充饑,可是吃多了容易脹肚子。

      春天還有野菜。戰士學著山民村姑,一上午就能挑摘一籃。眼下城里人將山地野菜作為上等山珍,可那時候的戰士只是為了填飽肚子。還有漫山遍野的橡子花,粉色的花看著悅人眼目,吃在戰士肚子里的作用與野菜無異。

      夏天的風十分涼爽,因為山高林密。只是好幾次趕上來臺風,去山地采集野果的戰士被淋得濕透。這時節,有“山枝?!保ㄍ淋蜍撸?,如番薯一樣長在地下,有白色,也有紅色。戰士們學著山民,憑著葉子的樣子找到它,再用鋤頭挖出來,洗凈,曬干。白色的被切片磨粉蒸成“麥僵”(一種未發酵的饅頭)吃,紅色的被搗汁瀝水制粉做羹吃。

      端午期間,還有野楊梅。比家種的楊梅小,但熟透了,更甜。

      秋天的風往往伴著藍天,戰士們也最為歡快。此刻全國戰場上人民解放軍節節勝利,而秋天的野果最多,取食更方便。他們為前方的戰績喝彩,也為眼下的滿山野果高興。

      多吃一些野果吧,將募集到的糧食盡可能多的運到前方去。

      秋天,烏糯和橡子最多。前者吃塊根,后者吃果實。當地山民也有吃烏糯的習慣,特別是饑荒之年。掘出,洗凈,去皮搗汁瀝水制成烏糯粉,如果加上米粉搗成麻粢,就成為山民的佳食。而戰士就直接蒸成“麥僵”當飯吃。從山上采得橡子后,泡在水里直到橡子的表皮軟化腐變,才剝去皮殼,果肉經曬干磨粉,山民一般用來制作橡子豆腐,而戰士用來煮羹直接食用。

      山上還有山毛楂、毛栗、野板栗、鄧梨(一種野生獼猴桃)、“爛腳銅芝根”(果實如葡萄)、野葡萄,有一種野桃,七八月間果實開裂時十分的甜。

      冬天的風吹來有些冷,可是戰士心里熱。全國就要解放了,這一股激情,消融了冰雪帶來的寒冷。

      炊事班的小戰士喜歡吹口哨,可是根據地的紀律不允許,這樣容易暴露駐地目標,卻也難不倒這些可愛的戰士們,他們學鳥叫,首長笑著批準了。他們的聲音比鳥叫更像是鳥叫,常常引來一群一群小鳥,圍著他們飛。

      冬天有一種野果掛在樹上,一只只,像是鳥腳。這果子村民就叫“鳥腳”,這樹叫什么名,至今,村里人都不知道。村民說,這“鳥腳”,部隊的戰士喜歡,村民也喜歡??蛇@果子有些邪門,按習俗不能進釀酒坊,且有一奇異功能,即醒酒。至今村里人還用作醒酒之物。

      除了這些山上的野果,村民回憶說,部隊還開荒種地。他們在山上開了一片山地,翻耕以后,種了苞蘆(玉米)、番薯、洋芋(土豆),甚至麥子。但好多時間,部隊戰士愛放屁,這些戰士往往臉上身上有些浮腫,都是一些剛長大的孩子,嫩漂著。村民看了心疼,都說,餓的。

      村子里80多歲的老人們說,那時候他們都是孩子,可是有一個印象特別深,經?!疤颖恕?。那是國民黨敗退到這里的“長江部隊”,還有山上的土匪。老人記得那時家人“逃兵匪”時牽走了家里的兩頭牛三只羊,一只母豬太肥了,走不動,家人就想辦法在它身上蓋上厚厚的稻草藏在豬欄里?!伴L江部隊”來了,走了。他們回家發現母豬不見了。在糞缸里,他們發現了豬皮和內臟。村里所有能拿走的糧食吃食都被搶走了。整個村莊到處臭烘烘的,連吹過的風也是臭的。

      而只要咱們自己的部隊過來他們就高興。那個時候,家家都當共產黨領導的部隊是自己的。他們一來村里,第一件事就是大掃除。他們打掃自己借宿的村民家的道地(院子),還把墻弄(村巷)也打掃干凈,將好多垃圾搬到后門山。這時候吹過山洋的風,都是香噴噴的。

      住在農戶家,一般不在百姓家里搭伙,而是借用村民的灶具碗筷,用完了,洗得干干凈凈,原物奉還。有時候,村民發現,自家種在山地上的蘿卜被人拔了,蘿卜坑里,插了一支竹簽,竹簽里夾了鈔票。后來,好多人家也發現自己的菜地番薯地洋芋地玉米地里有鈔票。部隊讓村民幫著挑運物資給錢,讓孩子跑一趟山路送信也給錢。

      山洋的風,有些暖人心。

      村民后來不收戰士的錢。給也不要。山口那棵消息樹,每天由村里的兒童團輪流觀望。一有敵情,那棵樹就倒了。后來在配合南下大軍解放寧海和天臺縣城時,村民主動上前線扛物資抬擔架,部隊很快打了勝仗。

      我在這個春天走進山洋,村支書柴來興指著他道地里攤曬的山珍說,當年咱們部隊用來充饑的山果,現在成了村民的致富路。村里已經辦了三家民宿,聽聽這名字:“大后方”“山水清音”“松溪山居”。部隊戰士住過的民房,讓慕名而來的山外客人住滿了。

      來這里,吹吹山洋的風,得勁。(浦子)

    【糾錯】 【責任編輯:李然】
    免费很黄很色裸乳直播,电影 国产 偷窥 亚洲 欧美,亚洲 综合 欧美在线 精品,免费人成在线观看网站